养狼为患,总裁心太污

第三百二十八章 会被亲死吗?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红尘斩 书名:养狼为患,总裁心太污

    ♂!

    差不多一个月时间,张洋都像丢了魂一样,每天晚上睡不着觉,看人的眼神都一直是回避躲闪着的,经常坐着发呆,谁动作大一点儿或者是弄出点声响来,都能把她吓得从椅子上跳起来,在宿舍也不再说话,晚上也不再趴床上写日记了。

    “哎,最近张洋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啊?熬得人都有点儿脱形了,看着真吓人。”小洁趁着张洋没在宿舍的时候问了一句,“跟骷髅绷了层皮似的。”

    “原来是黑胖,现在变黑瘦了,不过我也觉得她现在都不乱说话了,”妙妙站在窗边,“多好,她原来那样真的很让人烦。”

    “会不会跟上回她丢的东西有关系?”小洁想了想,“要真是让人偷了,我得谢谢那人,她最好就一直这样,省得我们每次聊不了两句,就让她扫了兴。”

    连着一个多月,张洋都是那个状态,涂轻语和凉心已经没兴趣再欣赏,宿舍里的人也差不多都忽略了她的存在。

    很快就到了期末,最后冲刺的一周,大家都非常忙碌,但同时也很快乐,毕晚期末测验后就要放寒假了。

    涂轻语已经好久都没和家人朋友好好聚聚,自从上了这个警校后,只在周末和林婉白见过两次面,和楼心若见过一次。

    这个寒假,她无比期待。

    这天,上午的训练结束后,涂轻语和凉心到食堂吃饭。

    好不容易抢到了喜欢吃的排骨,二人坐下开吃没多久,便见食堂中人都陆续聚到食堂的窗前。

    “怎么了?”涂轻语莫明其妙的看了这些人一眼。

    “着火了,说是寝室着火了!”有个同学解释道,边说边跑过去看热闹。

    涂轻语和凉心对视一眼,纷纷放下餐盘走过去。

    食堂对面的寝室楼从窗户往外冒出浓烟滚滚,像个大烟囱一样。

    “好像是b寝啊。”有人说。

    “是,就是b寝,没看有住b寝的都回去抢救东西了。”有人接话道。

    涂轻语一听,心下一沉,转身便往回跑。

    凉心见状连忙跟上。

    两人很快跑到寝室楼下,外面已经聚集了不少的同学,从公寓楼下的单元门中冒出浓烟滚滚,呛得人直咳嗽,根本无法近身。

    涂轻语心急如焚的看着,掩住鼻子想试着冲进去,被凉心拦住,“你干什么去!”

    “我还有东西在里面!”涂轻语急切道,“我姥姥送我的小玉佛,还有寒寒生日时送我的手链……”

    “就算是值得记念也不能这么拼,火这么大,冲进去找死么!”凉心拉住涂轻语不放。

    涂轻语没有再挣扎,她明白凉心是为了她着想。

    那个玉佛对张芹来说像传家宝一样,她出生就挂在她脖子上的,平时她不喜欢戴首饰所以没有戴,但一直贴身留着。

    白莫寒送的生日礼物不必说,她也很喜欢。

    但是再珍惜也不及命珍贵。

    “婷婷说身体不舒服没去吃午饭,说要回寝室睡一会儿,你们有谁看到她了吗?”人群中突然有人叫道。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插嘴,一时闹哄哄的乱成一团,谁也没找到那个叫婷婷的女生。

    随后赶来的队长听说后,忙拉来人问,“你说的婷婷在几楼?”

    “在二楼第一间寝室。”那女生忙道。

    听说楼层不高,女队长看了看火势,当即将学生抬来灭火的水泼在身上,又将女生外套扯下来浸湿,蒙在头上冲了进去。

    涂轻语和凉心见状,也纷纷学着老师的样子,泼水拿外套,跟着冲了进去。

    女人力气到底不比男人,女队长一个人在火场抱女生出来肯定要费些力气,她们倒不是不自量力去添麻烦,只是想守在二楼缓台处,如果女队长真的救出女生,帮忙搭把手。

    二人到缓台,都没有再往里面走。

    火场四下都是危险,随时有可能倒塌,救人也要以自保为先,还要注意别反倒给人添了麻烦。

    女队长行动速度,二人没等多一会儿,就见她抱着一个体形稍胖的女生出来。

    浓烟呛鼻,女队长即要顾着嘴上捂着的布,又要抱着昏迷且体重不轻的女生移动,着实有些费力。

    涂轻语和凉心见状忙上去帮忙,首尾一个将女生抬起。

    女队长见到她们惊讶了一下,然而火场形势瞬息万变,没有时间留给她训学生,她要顾着三个学生的安全。

    下到一楼时,棚顶一块天花板被烧得掉落,眼着要落在涂轻语身上,女队长见状忙推了她一下。

    涂轻语猝不及防被推到熏黑的墙上,狠狠崴了下脚,但总算没被火烧到。

    她顾不得脚上疼痛,和凉心一鼓作气将女生抬了出去。

    女队长随后成功脱险。

    人群自动而发的爆发出一震热烈的掌声,此起彼伏。

    随后赶到的消防车和救护车分别投入工作,原地对昏迷的女生实施了一番抢救,等女生醒来后,开车送到了医院。

    涂轻语和凉心力竭的瘫坐在地,先前在火场不敢大口呼吸,这会儿二人都坐在地上狠命的喘。

    女队长也是不能幸免,喘得和拉风箱似的。

    学校领导主任闻讯赶来,开始排查人数。

    这会正是中午饭点,除了婷婷因为身体不舒服回寝室被波及之外,没有其他人员伤亡,这个结果令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将学生疏散安抚之后,校方开始排查起火原因。

    涂轻语和凉心还有女队长被送到学校的医护室,做了简单的检查。

    凉心和队长都没事,除了吸入废烟有点超量,涂轻语脚踝韧带拉伤,需要休养。

    医护室的医生帮她进行了包扎,又给她吃了两片消炎药,因为之后肯定会小肿一下。

    伤势处理好后,女队长先对二人的莽撞行为进行一番训斥,又对二人的勇敢进行了表扬,并叮嘱以后不准再做这么冒险的事。

    ……

    下午,涂轻语因为脚踝受伤,被安排在高年级的四人寝室休息。

    其他同学照常上课。

    学校很大,分南北西三个大校区,且起火的寝室火势已经被控制住,因此对上课并无影响。

    火势到傍晚时彻底熄灭,消防员陆续离开学校。

    学校经过一下午的调查,也查出了起火原因——人为纵火。

    纵火者让女队长和全班都大跌眼镜——张洋。

    其实不用太多取证,校方人员只寻问到张洋,就发现她的精神状况有些不太对了。

    不是什么擅长伪装的孩子,又犯了这么大的错误,太明显的心虚行为了。

    接下来的盘查监控显示,中午只有张洋和婷婷回到寝室,逗留良久,其他人都在食堂吃饭或者在班里还没收拾完东西。

    面对主任和校长的双重施压,张洋很快就顶不住压力哭着承认,她本来不是想纵火,只是想找回日记,但一直都找不到。

    她觉得一定是寝室中的人偷拿,但是没有证剧,就想着不如烧掉一了白了,到时再装做电火的样子,就不会有人发现她写的那写东西。

    没想到从外面买来的瓶装酒精浓度太高,她又洒的多了些,火势从一开始就控制不住。

    她试着倒水或者用衣服扑灭,但都没什么效果,眼看着火越烧越旺,张洋很害怕会烧到自己,吓得什么都顾不上就逃出寝室。

    这次起火所幸没有人员伤亡,张洋不用背什么人命官司,但退学是肯定的了,烧了那么多栋楼的赔偿,则要之后与她的家人沟通。

    因为这场火,学校给b寝所有同学提前放假,原定的期末测验,等寒假归来再补。

    这次回家,众人都没有什么东西可收拾,都在火场中被烧掉了。

    有人打电话叫家人来接,有人则直接自己回去。

    涂轻语的脚不方便,凉心打电话给白莫寒说明了一下情况。

    ……

    白莫寒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图书馆借书。

    虽然凉心在电话中已经尽量把起火的事说的不严重,白莫寒听到涂轻语伤了脚踝后,还是很着急,直接打车到学校。

    涂轻语知道白莫寒会担心,因此在大家都陆续离校的时候,便由凉心扶着,在校门口等白莫寒。

    因此,白莫寒一下车,就看到学校门前的路灯下,涂轻语瘸着一只脚,倚靠在凉心身上。

    “脚怎么样?”他走过去问,虽然仍是担心,但因为看到除了脚一切完好的涂轻语,心情已经平静下来很多。

    “就是崴了一下,骨头什么的都没事,韧带有点拉伤,医生说几天就会好。”涂轻语尽量说的云淡风轻,为表示自己状况真的良好,还松开凉心往前跳了两步。

    只跳了两下就被白莫寒抱住,顺势打横抱起。

    “我们先走了。”难得有礼貌的和凉心打了个招呼,白莫寒抱着涂轻语转身离开。

    “男友力爆棚啊!”随后出校门的妙妙一脸艳羡道。

    凉心无奈的笑了笑。

    ……

    离开二人视线后,涂轻语在白莫寒怀里挣扎了两下,“你不会想抱着我走回去吧?”

    “别乱动。”白莫寒一脸严肃的低声喝止,眸光暗暗,“不然你想我打电话叫车?住的这么近,有这个必要吗?”

    “可是……这校外来来往往还这么多人呢!”涂轻语怕摔下去,搂住白莫寒的脖子,嘴里喃喃道,“怪难为情的……”

    “你怕看?”白莫寒问。

    涂轻语摇了摇头。

    倒也不是怕看……就觉得有点太娇气了,不过伤了个脚,公主抱到家里什么的……

    不是这么娇弱的人啊,金鸡独立跳到家比较适合她!

    “你还是放我下来吧……”涂轻语稍显别扭的动了动腿,“我自己能……唔……”

    白莫寒一低头吻住她,后面的话都被堵了回去。

    涂轻语在他怀里,也不敢太大力挣扎,怕一个不好两个都摔个狗吃屎,那点力不从心的推拒,根本没什么作用。

    白莫寒发狠咬着她的唇吻了半天,才微微退开些距离。

    “还想下来吗?”表情危险的问。

    “……”涂轻语。

    我要说下来,会被亲死吗?

    应该会……

    她非常怂的摇了摇头,老老实实把头靠进白莫寒怀里,脸埋在他衣服上。

    一方面装小鸟依人,一方面免得路上会有人认出她来。

    虽然这大晚上的,视线不清晰,不走近也看不清什么。

    感觉到涂轻语的顺服安静,白莫寒也不再弄她,抱着她安静的往前走。

    一路上都沉默无话,直到了家门口,白莫寒才将她放下。

    “你说过会处理好,会保护好自己。”打开门前,白莫寒突然说了句。

    涂轻语闻言怔了怔,这才明白白莫寒为什么生气,一路上都冷着脸。

    “我不是没保护好自己。”她从后面搂住白莫寒,“我只是和队长还有凉心进去救人,出来的时候崴了脚,没什么大的危险,真的!”

    说着还配合拼命点头,生怕人不信似的,在白莫寒肩膀上一顿一顿的样子,十分呆萌。

    白莫寒终于被她逗笑,转身将她拉进怀里,“下次……不准再受伤。”

    “不是受伤,就是崴脚,走路都可能不小心崴脚的,这哪能算受伤啊!”涂轻语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又强调了一遍,“这不能算受伤。”

    “你怎么……”白莫寒咬牙切齿挑起她的下巴,语气有些危险,“越来越贫嘴了?”

    “啊?”涂轻语无辜的眨眨眼,“我什么时候……”

    话没说完,就又被吻住了。

    白莫寒舌头强势闯进她齿间,在深处翻卷扫袭,口腔里的神经似乎受到震慑,隐隐泛起酥麻。

    微痛微痒的感觉,不知不觉使人兴奋。

    涂轻语在白莫寒强悍的吻里晕乎了片刻,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不甘示弱搂着白莫寒的脖子狠狠回吻过去。

    不能总是她被吻得一副小媳妇儿样不是?

    本来单方面的追索,忽然变成两方交战,二人搂着吻成一团时,面前的大门突然打开。

    洛凡和涂晓枫说着话出门,一抬头就撞见让人惊讶的景像……

    涂轻语听见开门声吓了一跳,飞快和白莫寒分开,转头见是洛凡才松了口气,拍着胸脯还有些惊魂未定。

    “吓死我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狼为患,总裁心太污第三百二十八章 会被亲死吗?》,方便以后阅读养狼为患,总裁心太污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狼为患,总裁心太污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