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行小情诗

22.第二十二行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木甜 书名:二十四行小情诗

    此为防盗章  这话也没假, 她手上有生活费, 又被万芝二十小时缠着,还会给她带早饭,或者两人约了一起去吃校门外的小馄饨, 可以说每顿都吃得好好的。

    相格忍不住斜了她一眼。

    可能是连蔡老师也没想到,霸王级别的渠亦宁最近这么多灾多难, 好在运动会还剩下下午场, 也就剩几个长跑和趣味运动了, 差不多两三点就能放学,干脆开了出门单,放渠亦宁和相格先走了。

    本来渠亦宁还想带着万芝一起的, 但是万芝根本找不到人了, 她兜了好几圈, 连个人影都没见着,干脆给万芝发了短信, 说他们先走了。

    万芝在前面没坐两天就知道渠亦宁在追相格了——准确来说,她还没转班的时候就知道了, 除了感叹渠亦宁小姐姐眼光爆炸一样的好之外,基本就是无条件地给两个人创造机会, 所以肯定是不会在这个时候被她找到的。

    相格跟着渠亦宁一起交了出门单,走出了不同于往常的、吵吵闹闹的校园。

    渠亦宁甩了甩手腕,“感觉突然解放了……格格, 我请你吃饭吧!感谢你上次陪我去挂针呀!”

    “不去。”

    “干嘛呀, 正好今天有空对吧!走啦!”

    渠亦宁一把扯住了相格的外套, 把他给拖走了。

    s市最有名火锅店莫属捞王了,人均一百五上下,对于这些高中生来说应该已经算是比较贵的了。

    渠亦宁算了一下身上的余款,再算了一下下次考试的时间,决定难得奢侈一把,请相格吃个好的。

    捞王隔壁街就有,又是工作日的中午,基本是用不着排队的。

    相格看到捞王的牌子就不挪步了。

    渠亦宁使劲扯了一下他的衣服,“快进去啊。”

    “胃不想好了?”

    “啊?”她一脸茫然。

    相格却不愿意再说,“我不爱吃火锅,吃别的。”

    渠亦宁是请客的人,自然得听相格的意见,“那你想吃什么?”

    相格指了指旁边的那家店,“就这个吧。”

    渠亦宁抬头看了一眼。

    □□私房牛肉面。

    “……”

    她不能理解为什么相格看起来这么酷炫的男神喜欢吃泡面,但是还是跟着他进了店里。

    两人一人点了一碗面,然后就开始相顾无言。

    倒也不是无言,是主要说话的渠亦宁在酝酿怎么开口。

    酝酿到面快要上来之前,她终于有些犹豫地问道:“相格,你刚刚说的……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你理解的哪个意思?”

    “……”

    面上来了,热腾腾的,加了一点辣酱,红色的油光让人看起来就挺有食欲的。

    渠亦宁拿筷子戳了两下。

    “相格啊——我也是会累的,不能永远让我一个人表白嘛!”

    “渠亦宁,你今年多大?”相格突然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啥?”

    渠亦宁很认真地想了一下,她的生日在冬末,所以现在还没到16岁。

    “15.8岁啊。”

    “……”相格沉默了一下,“你知不知道,18岁以前谈恋爱都算早恋?”

    渠亦宁绝倒。

    这面看来是吃不下去了。

    相格也注意到了她的表情。

    面热气腾腾的,烟雾缭绕模糊了他的眉眼,渠亦宁只能听到他清爽动听的声音,却看不清他的表情。

    “如果十八岁的时候,你还在……那个什么我的话,那就恋爱吧。”

    渠亦宁慢慢地瞪大了眼睛。

    运动会之后,渠亦宁好几天没去撩相格。

    她其实是在思考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她明明只是抱着对方长得这么帅,不撩白不撩的心态,怎么突然就好像搞得跟真的一样了呢?

    最重要的是,当相格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她第一反应居然是激动?

    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想了好几天,渠亦宁终于挑了一个万芝不在的时间,给相格写了一张小纸条。

    相格从老师办公室回到教室坐下来,就看到了那张蓝色的便签条。

    肯定是渠亦宁的杰作了。

    他抿着嘴笑了一下,拿起来看了一眼。

    “可是这样多么不公平,为什么我要一直喜欢你三年呢?我也是人啊,感情应该是双向的啊?”

    “除非……你也悄悄地喜欢我xd可以不恋爱,但必须喜欢我!”

    渠亦宁鼓起勇气写的纸条,也没得到相格什么明确的回复。

    主要是机器人大赛要开始准备了,他一天到晚被老师叫走,他们还成立了一个项目小组,相格就是组长。

    渠亦宁是没机会参加这种比赛了,她还在为生物比赛而奋斗——主要是这个保送名额太诱人了,她又不爱学习,学一科总比一起学好。

    要知道拿到这种市级加分,就算其他科目差一点,差不多也能进个叫得出名字的大学了。

    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也就是为什么班主任把她和相格排在一起,万芝要坐在她前面也被一口允许的原因。

    蔡老师是希望她能受到周围好学生的影响,耳濡目染地转变一下个人的学习观念。

    而渠亦宁确实也有一定的改变了。

    至少蔡老师自习课在后门看的时候,渠亦宁有很长一段时间会在背书,只有一小段时间在睡觉了。

    万芝也发现了这件事。

    “宁宝贝,你是要参加生物的那个竞赛吗?高二的那个?”

    渠亦宁点点头,“你怎么知道啊?”

    “我猜的呀~我看你在做的题都是竞赛题啊,不是高考范围。”

    万芝真的不愧对她万年老二的名头,渠亦宁的竞赛题,她都能飞快地给出解法。

    “芝芝,你为什么不去参加那个机器人比赛啊?听说是有保送名额和加分的。”

    “那多没意思啊——高考么,考得就是心跳,要是前面一大堆加分啊预录取啊,还怎么体验高考啊?”

    “……”

    不过万芝缠着渠亦宁的时间少了很多,主要原因是她被渠亦宁和相格之间流动的那种暧昧气氛给刺激到了,决心也要找个“准”男友。

    渠亦宁听她说的时候正好在背单词,随口就回了一句:“我看徐以彦不错啊,你不是喜欢搞笑不羁的人嘛?”

    万芝想了想,“你说得有道理啊!”然后就跑去跟徐以彦搭话了。

    把渠亦宁看了个目瞪口呆。

    时间过得飞快,就在一天天的上课作业课外活动中,月考又要来了。

    本来呢,渠亦宁是一定会靠着临时抱佛脚去搏一搏的——她这一个月已经断断续续地在补上文科的问题了,理科的公式前面做得再多,一阵不做就忘了,所以都是会放在最后突击的。

    但是就在她想要开始抱佛脚的时候,意外接到了一个电话。

    “渠亦宁,你去学校请几天假吧,你弟弟病了,你来照顾他一下!我要照顾他爸爸,他爸爸最近心情不好!”

    渠亦宁听着李瑶的声音,想了想,这大概是她这两年来第一次接到李瑶的电话,内容还是这个,就忍不住冷笑出声。

    “你在做梦吗?”

    李瑶当时就怒了,“我生你养你这么多年,你还不能帮我做点事情了?!这可是你弟弟!”

    “谁是我弟弟啊?你的便宜儿子也配当我弟弟?”

    渠亦宁“啪”地一声挂了电话。

    她不知道李瑶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件事,年前是看厂子,现在是要让她去做保姆了吗?

    渠亦宁越想越气,一脚踹翻了桌子,连带着桌上的课本文具全都散落在地上。

    可是这种发泄都是徒劳的。

    没人会打开房门喊她好好做作业不要搞事,最后还是要她自己收拾。

    她只是个野孩子而已。

    第二天一早,相格破天荒地没有去搞竞赛,而是坐在教室里看书。

    结果渠亦宁一进教室就趴下来开始睡觉。

    相格皱起了眉,放下书,“渠亦宁。”

    “别说话,我烦着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二十四行小情诗22.第二十二行》,方便以后阅读二十四行小情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二十四行小情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